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香港六合彩免费资料大全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英文期刊
期刊百科
結業論文
醫學論文
經濟論文
教育論文
農業論文
工業論文
建筑論文
電子論文
社科論文
自然科學
文學論文
綜合論文
期刊常識
SCI論文
英文論文及知識
課教專著
發表職稱論文
核心級期刊目錄
您當前的位置:期刊VIP>>論文范文>>>>結業論文

古典詩的藝術視覺意境分析

發布時間:2014-07-25 16:26所屬分類:結業論文瀏覽:1加入收藏

這些年來,在讀和寫的過程中,我發現古典詩作為一項藝術,讀者除了通 過誦唱獲得快感,通過閱讀獲得快感,也可以通過視覺效果獲得

  這些年來,在讀和寫的過程中,我發現古典詩作為一項藝術,讀者除了通 過誦唱獲得快感,通過閱讀獲得快感,也可以通過視覺效果獲得快感。

  周末到舊金山的法國榮軍藝術館看藝術展覽,走廊上有一個叫“消失的藝 術”的小展覽。意想不到,這個“消失的藝術”竟然是古羅馬的謄寫藝術。展 覽中展出和專門討論了古羅馬的謄寫藝術的有關知識、工具、字體、作品和風 格,等等,令我大開眼界。

  在中國藝術史上,謄寫藝術好象從來沒有被先賢們討論過,書法藝術倒是 被置于很高的位置。一部書的出版,其內容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次要 的,不入大雅之堂的。一般的藝術討論都忽視那些較不顯眼的藝術形式,裝幀 藝術也不被看上眼,遑論謄寫藝術了。反觀西方藝術界連謄寫的工具、字體形 態和顏色都討論到。使我想起近幾年注意到的一項中國文字的藝術。

  我發現,古人很多好詩好句,所呈現出來的其實是一種視覺美。有些詩句 意思并不完整,造句并不嚴謹,音律也并不整齊,但是我們看上去就覺得那是 好詩好句。許多古代詩人的個人風格,諸如雄渾拔峭清朗灑脫沉郁婉約,也是 通過視覺效果體現出來的。也就是說,通過文字的形象體現個人的詩風。很多 時候我們說一首詩有漢晉風格,有唐宋氣象,有江西派韻味,都不是讀完了詩 才說的,而是第一眼看上去就有了這樣的感覺,然后再通過閱讀來證實我們的 感覺。更有甚者,往往我們通過第一視覺來對一首詩作初步的評估。這個第一 視覺很大程度地影響了我們對一首詩的閱讀意愿,是否愿意讀下去,是不是自 己所喜愛的那個風格。

  通過誦唱獲得快感,是語言的韻律和節奏感使然;通過閱讀獲得快感,是 文學和學問使然。而通過視覺效果獲得快感,則完全是文字形象和感官直覺使 然。如同欣賞一幅國畫,雖然我們并不都懂它的筆法技法,也不都明白它的內 涵,我們還是很欣賞,因為它好看,悅目。我想說的是,古典詩有與國畫相似 的藝術的本質。也就是說,古典詩不僅是語言藝術,而且是某種意義上的象形 藝術。

  古典詩的視覺效果指的是,通過文字形象的排列而得出的觀賞效果。這種 文字形象不同于我們常說的思維形象。思維形象是事物具象在心靈中的反映, 它們組成詩中的意境。文字形象則簡單得多,它指的是字型和筆劃。為什么古 代詩人喜歡用“一”字?兩個字同一個意思,對韻律也沒有影響的情況下,為 什么不用這個,而用那個?這就形成了文字形象的有機排列。這個有機排列, 不僅能影響詩句的視覺焦點和視覺效果,還能表現出詩的氣象和個人風格。

  舉一個自己實踐的例子,《重讀散原詩》首句最初是“坐屏一開卷”,后 改“坐隅一開卷”,最后才改定“危坐一開卷”。坦白的說,“坐屏”或“坐 隅”更符合現實,而“危坐”稍嫌夸張了,但是看著悅目。自然,有人會不同 意我用“危坐”,而用其它別的什么坐。這樣對文字形象的選取,就形成了個 人的風格。

  藝術通過視覺效果最容易最直接進入讀者的心靈。古典詩作為一項藝術, 也可以寫得讓讀者看著舒服,能通過文字形象直接獲得第一視覺的享受,讀者 才能放開眼簾,讓詩進入其心靈,用心靈去感受。無疑的,詩可以用學問去讀 ,但不是必須的。通過用學問去讀,通過訓詁詮釋而獲得的感受,常常是扭曲 了的感受。

  古典詩有許多藝術的因素,如主題章法韻律語言等等。并不是說,只要考 慮視覺效果,其它古典詩的因素都可以拋棄了;而是說,作為古典詩的作者, 我們可以多一點“藝術”--視覺效果。我們可以在古典詩的諸多因素中多加 一個因素,考慮文字的形象,以及如何將這些文字形象有機地排列成一個詩的 整體形象。簡單地說,就是考慮一個字放在一個特定的位置是否悅目,它是向 左靠還是向右攏,是向上竄還是向下沉,而兩個字或者一行字排列在一起是否 相襯,筆劃的重度是否平衡,太重了,或者太輕了。

  與韻律相比較,讀者會懷疑視覺效果與詩的關系,說那是詩以外的什么東 東,與詩無關。事實上,在南北朝以前,古典詩并沒有考慮韻律這個因素。并 不是說,晉漢朝詩就沒有韻律這回事,它是客觀存在的,只是沒有被總結沒有 被考慮罷了。視覺效果也是一樣,是客觀存在的,你排除它,它就與詩無關; 你吸納它,著眼著力于它,它就與詩有關了。

  無疑的,一首詩是橫排直排簡體繁體對視覺效果是有很大干系的,對詩的 第一感覺有很大的影響。書法對詩閱讀的影響更巨大,下面會談到。這可以用 網上一時流行繁體作為例子說明問題。我相信,人們喜歡繁體是因為它有一種 簡體所沒有或不能表現的視覺魅力(不排除有人因為政治原因而摒棄簡體)。 假如我喜歡繁體直排,我完全有可能有不同的寫法。當古典詩的作者和讀者選 定一種他們喜歡的字體和排列,這個視覺效果就能夠產生效力。當把一首古典 詩由橫排改成直排,或者由簡體改成繁體,或者恰恰相反,對詩的第一感覺是 會改變的,減弱或增強,視乎讀者而定。如果讀者習慣于閱讀簡體橫排的文字 ,他們看著繁體直排就不舒服,還沒有讀詩,心里已然產生一種惡感,詩顯然 無法進入其心靈。在非要讀詩不可的時候,他們還是會讀的,最后還是能理解 的,詩還是能夠進入心靈的;可是,卻少了一份享受的感覺。

  詩是讓人喜歡讀而讀的,不是壓迫人去讀的。讀詩是一種享受,而不是一 種責任和義務,除非是有關方面的學者。

  我寫過一首《題竹齋集》,“綠了一山又一山,山山半在古藤間。只消幾 點梅花色,長使東風不得閑。”詩中的“幾點”二字很能給出幾點的意象,點 字下面的四點很特出,而“幾”字則簡單到可以忽略,這樣,讀者就能把眼光 放在梅花上,而不失點的意象。在這首詩里,梅花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字眼 。如果在這一句中,有什么把梅花的焦點搶了,使它的意象薄弱了,不能不說 作者是有些失敗。但如果是用繁體,“幾點”二字不僅沒有給出幾點的意象, 反而成了一大堆,形成很重的焦點,把讀者的眼光都搶過去了,梅花反而成了 陪襯。我是決不會這樣用的。我會把“幾點”換成“三五”,“只消三五梅花 色”卻又看不到點了,于是我會把點移到后面,“只消三五梅花點”。這樣是 失色了,但還不至于失真太多。所以,用簡體和用繁體,寫法是不一樣的。

  古人用繁體,今天我們用簡體。簡繁體變化后,肯定改變了古典詩的視覺 效果。上面已經說過,這個改變是因人而異的,有人增強了,有人減弱了,有 人無動于衷。而有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這是我在讀詩時發現的。非常非常多 的古人留給我們的好詩句,都沒有或者很少簡繁體的變化。正是這個原因,讓 我們今天還能欣賞到古人詩作里面的文字形態美。也是這個原因,讓我發現古 典詩的視覺效果這個藝術因素。

  隨手可以舉一大堆例子: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再說書法,它更加說明了視覺效果完全有可能凌駕于其它藝術因素之上。 書法有強烈的視覺效果,它完全吸引了觀者的視覺,它在觀者內心的屏幕上的 投影,完全覆蓋了其它意象,包括從詩句中得到的意象。所以,詩基本上不能 從書法中讀出,從書法中所獲得的詩的感覺和意境是很微弱的。一些現代書法 家也注意到這個問題(南寧的張弓是其中之一),他們用書法把詩中的意境畫 出來,讓觀者在欣賞書法的同時,也能欣賞詩。對這種書法藝術,我個人既不 贊同也不反對。個人可以不喜歡一種藝術,但不能說它不是藝術。

  古代詩人編寫時有沒有視覺效果這回事呢?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古人作 詩每每數易其稿,故事多得數不勝數,其中不乏因為視覺效果而改動的。這些 故事流傳最深最廣的是王安石修改“春風又綠江南岸”的故事。據說王安石原 來用的是“到”字,后改為“過”字,又覺不好而改作“入”字、“滿”字, 最后定為“綠”字。又有歐陽修修改文字的傳說,他把文字稿貼在墻上,遠遠 近近地觀望,然后逐一作修改的。以前沒有人總結這是為什么,后世甚至有人 質疑王安石是不是太笨拙了,這個綠字作動詞的用法唐詩里有。現在我們知道 了,那是因為視覺效果。

  我想把這種文字形象的組合稱為古典詩的第一視覺效果。這個古典詩的第 一視覺效果與讀者的心靈還沒有直接的溝通,并沒有直接引起心靈的感受,如 上面所說,它是讓讀者獲得第一視覺的享受,讓讀者放開眼簾,讓詩進入其心 靈。要讓詩與讀者的心靈溝通,還要通過第二視覺效果,也即是事物具象向思 維形象的初步轉變。

  第二視覺效果指的是,詩中所描述的事物具象,通過眼簾,投射到讀者心 靈的屏幕上。它在心靈的屏幕上初步組合成一個意境。讀者就是通過這個意境 去感受詩的,所以這個意境是詩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個投射也成了詩與心靈溝 通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說它是視覺效果,是因為這個投射的過程很短促, 好象還留在眼里,與視覺有關。

  第二視覺效果有兩個重要的地方值得注意。一是它使詩與心靈作初步的接 觸,能不能引起心靈的感受全仗它了。二是它是選擇性的,經過過濾的,映射 變形的。詩中所描述的事物具象與讀者心靈屏幕上的投影是不同的,雖然不能 說完全不同,但顯然有某種程度的區別。

  詩中所描述的事物具象一旦在讀者心靈的屏幕上組合成一個完整的意境, 這個意境就基本穩定,不會作大的改變。無疑,通過進一步閱讀,這個意境會 逐步得到完善,但不可以割裂。上面說過,詩通過用學問去讀,通過訓詁詮釋 所獲得的感受,常常是扭曲了的感受,就是因為詩的整體意象在詮釋時容易被 割裂。被割裂后重新拼湊的意象永遠無法與第一印象相比,那可能成了另外的 一首詩,而不是通過第一印象得來的那首。對藝術作品的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 ,對藝術作品的內涵的詮釋反而是次要的。這也是提倡古典詩不用僻字和少用 典故的理由。

  為了達到第二視覺效果,詩的作者會考慮到,投射后的意象是否扭曲,整 個意境是否完整和諧。如果投射前的意象本身已經扭曲,整個意境不夠完整和 諧,則投射后的意象可能更扭曲,整個意境更破裂更不和諧。更多的作者還會 考慮到這個意境是否太普通,太熟。太普通太熟的意境可能引不起讀者心靈的 感受,因為讀者感受過了,再次感受就相對變得弱了。

  所以說,古典詩的視覺效果是存在的,它能使讀者獲得快感,獲得藝術的 享受,它能引起讀者對詩的注意,引發讀者心靈的感受。既然如此,我們的作 者又何樂而不為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hdrzn.shop/biyelunwen/14667.html

上一篇:淺析阿爾山市鳥類區系組成群體多樣性論文發表
下一篇:淺析互動媒體藝術對現實經驗的藝術升華

結業論文相關期刊

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 股票交易 69棋牌大厅下载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号 11选5中奖结果 浙江风采排列三排列五走势图 3d组三组六全投注技巧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 双色球缩水软件哪款好 2017福彩中奖地区 人气卡牌手游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