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香港六合彩免费资料大全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英文期刊
期刊百科
結業論文
醫學論文
經濟論文
教育論文
農業論文
工業論文
建筑論文
電子論文
社科論文
自然科學
文學論文
綜合論文
期刊常識
SCI論文
英文論文及知識
課教專著
發表職稱論文
核心級期刊目錄
您當前的位置:期刊VIP>>論文范文>>>>結業論文

電視電影論文發表中國當代喜劇電影的創作思路

發布時間:2013-05-24 14:05所屬分類:結業論文瀏覽:1加入收藏

喜劇電影主要藝術手段是發掘生活中的可笑現象,作夸張的處理,達到真實和夸張的統一,其目的是通過笑來頌揚美好、進步的事物或理想,諷刺或嘲笑落

  喜劇電影主要藝術手段是發掘生活中的可笑現象,作夸張的處理,達到真實和夸張的統一,其目的是通過笑來頌揚美好、進步的事物或理想,諷刺或嘲笑落后現象,在笑聲中娛樂和教育觀眾。本文發表在《電影文學》上,文章介紹了中國當代喜劇電影兩種創作思路——荒誕的現實化與現實的荒誕化,是電視電影論文發表范文,供同行參考。

  摘要:喜劇起源于古希臘戲劇。和歌頌英雄的悲劇不同,喜劇借由對可笑的人物愚蠢行為的諷刺和嘲弄,引起觀眾的笑聲和思考。喜劇電影源于戲劇中的喜劇,以夸張的手法、巧妙的結構、詼諧的臺詞及對人物性格的刻畫,從而引人對“愚蠢的、滑稽的”行為予以嘲笑,對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1919年,喜劇電影大師卓別林獨立制作的一系列影片更推動了美國電影的發展,使當時的美國喜劇電影成為了世界電影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關鍵詞:荒誕現實化 現實荒誕化 中國當代喜劇電影 兩種創作

  當下中國喜劇電影創作呈現出較繁榮的景象,其風格樣式多樣,創作思路各具特色。總體上,如今中國喜劇電影的創作出現了兩種思路:其一為荒誕的現實化,此類影片可稱為荒誕喜劇電影,是以荒誕架空的故事為基礎力圖表現其現實主義的價值,代表電影如《讓子彈飛》、《大笑江湖》、《武林外傳》等;其二為現實的荒誕化,此類影片可稱為現實荒誕電影,是以現實主義為基調轉而尋求其故事內容的荒誕性,代表電影如《非誠勿擾2》,荒誕的現實化與現實的荒誕化——中國當代喜劇電影兩種創作思路初探文 王璐楊璐/Text/Wang Lu Yang Lu提要:當下中國喜劇電影創作呈現出較繁榮的景象,其風格樣式多樣,創作思路各具特色。總體上,當代中國喜劇電影的創作出現了兩種思路:其一為荒誕的現實化,其二為現實的荒誕化。荒誕喜劇是喜劇的一種重要類型,它與具有強烈現實性色彩的正劇和悲劇的創作思路完全不同。荒誕是指虛妄而不可信,可視作“主觀的”和“假的”;而現實是指客觀的自然的實在,可視作“客觀的”和“真的”。

  二者在概念上形成對立關系。而在將其運用于電影創作中時,兩種概念卻常常能夠形成對立與統一的關系。在荒誕中追求現實性,在現實中尋找荒誕感,這兩種創作思路既相互對立又相互影響并最終趨于統一。在它們的影響下,當代中國喜劇電影呈現出多元化的格局。

  關鍵詞:喜劇荒誕現實電影戲劇

  《瘋狂的賽車》,《人在囧途》等。

  荒誕喜劇是喜劇的一種重要分支,它與具有強烈現實性色彩的正劇和悲劇的創作思路完全不同。雖然荒誕要素在喜劇中的出現古已有之,但作為一種喜劇類型——荒誕喜劇卻是到現代才確立的。其荒誕因素因在20世紀的時代環境、社會環境里與諷刺、幽默等其他因素重新組合而成為喜劇的主導因素,由此形成這種新的喜劇類型。(1)荒誕是指虛妄而不可信,可視作“主觀的”和“假的”;而現實是指客觀的自然的實在,可視作“客觀的”和“真的”。二者從概念上形成對立關系。而在將其運用于電影創作中時,兩種概念卻常常能夠形成對立與統一的關系。

  在荒誕中追求現實性,在現實中尋找荒誕感,這兩種創作思路既相互對立又相互影響并最終趨于統一。在它們的影響下,當代中國喜劇電影呈現出多元化格局。

  旨在對現實層面進行思考。其荒誕要素的創作根源是作者對現實深深的無奈。所以“荒誕”在這里僅僅是表象、僅僅是手法,這也是為什么荒誕喜劇電影的故事內容都嚴格遵照現實生活的邏輯創作,而非傳奇性的、不具備生活邏輯的題材或事件。所以,荒誕喜劇電影雖然時空環境荒誕離奇,但現實化的故事情節上使觀眾從電影中尋找到與現實世界相通的聯系,從而使多數人在觀影時能夠產生強烈共鳴。

  3.人物性格發展的理想化與積極的主題。喜劇電影中的人物形象往往被塑造為荒唐的、可笑的。同樣,荒誕喜劇電影的主要人物通常塑造成有明顯缺陷的“小人物”。如《讓子彈飛》中一開始渾身匪氣,非法劫財的張麻子及其手下,以及《武林外傳》中市儈的老板娘佟湘玉與伙計們。而在電影的結尾部分,通常會設計小人物通過努力,戰勝自身的性格缺陷,戰勝邪惡勢力成長為大英雄,從而完成人物性格的邏輯發展。如《讓子彈飛》中土匪頭子張麻子最后的重義豁達,《武林外傳》中客棧一眾人的無私團結……對于荒誕喜劇電影而言,雖然現實是嚴酷而不幸的,但希望是永恒的,所以,電影中人物的性格發展最終都會趨于理想化,成為“真、善、美”的道德體現,成就理想主義的終極人文關懷。可以說,荒誕喜劇電影從不是為了毀滅而來,其憤世精神的真義恰是希望。

  荒誕喜劇電影的精神核心源于理想與現實的激烈矛盾,在此類電影中,故事情節雖荒誕不經,時空環境雖為假定,但卻常常運用了現實化的表現手法來營造喜劇效果。矛盾指客觀事物和人類思維內部各個對立面之間互相依賴又互相排斥的關系。而荒誕從本質上說是客觀物質世界和人類社會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矛盾的一種突出的、獨特的表現形態。荒誕喜劇電影中的這些矛盾存在于角色利益、觀念以及意識中,作品意念中的虛構事物與現實世界的真實事物進行對比而產生了強烈的喜劇效果,其中人物與環境的矛盾,思想與行為的矛盾,道德與利益的矛盾等等,正如太極的陰陽,互相影響,互相構成,形成對立與統一的辯證關系。而當電影中的事物在荒誕與現實中進行對比的過程中,觀眾獲得了觀影的愉悅感和滿足感,作品由此表現出強烈的戲劇張力。

  二、現實喜劇電影:現實的荒誕化現實喜劇電影的特點是現實的荒誕化,即以現實生活為基調,轉而尋求其故事內容的荒誕性。通常情況下,在此類電影中,創作者構建的時空背景環境往往是現實生活化的,但是電影中的故事邏輯主線卻又帶有強烈的荒誕色彩,可謂“真戲假做”。以電影《非誠勿擾2》為例。電影講述了現代都市中大齡青年的婚姻困局,但在故事情節內容上又極具荒誕感。片中李香山與芒果舉行盛大的“離婚儀式”,其效果趕超結婚儀式。李香山病危后舉行的“人生告別會”等等。種種荒誕的故事情節為這部現實主義的愛情喜劇電影帶來了強烈的戲劇性,增加了喜劇的效果。縱觀現實主義喜劇電影的荒誕化美學,一、荒誕喜劇電影:荒誕的現實化荒誕喜劇電影的特點是荒誕的現實化,即是以荒誕架空的故事為基礎并力圖表現其現實主義的價值。通常情況下在此類電影中,創作者構建了一個具有荒誕感的時空背景環境作為故事發展的舞臺,同時運用大量具有荒誕感的喜劇元素進行電影創作,而電影中的故事邏輯主線卻要求符合現實生活的邏輯。可謂“假戲真做”。以電影《讓子彈飛》為例。該片將故事舞臺放在了“鵝城”這個虛構的環境中,影片中的人物說著四川話卻居住于廣東地區的碉樓里,假冒的縣長與假扮的師爺再加上帶著替身的惡霸,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故事本身就具有非現實非理性的荒誕性。但電影中的故事情節并不是架空的,反而具有非常縝密的現實邏輯,如假縣長張麻子與惡霸黃四郎的合謀讓人想起了自古以來的官商勾結;百姓倒戈映射了階級革命的真相,再加上麻將、涼粉、炸彈、棺材、銀子等現實中的客觀存在的事物又讓這個荒誕的故事看上去真實可信,具備現實主義的特征,這一切都構成了荒誕喜劇電影的現實化美學。其中包括三個較為明確的特征:1.虛構的故事時空環境。時空環境是電影創作的首要元素。作為故事舞臺的時代背景和地域環境強烈地影響著影片的內容與形式。在荒誕喜劇電影中,時空環境往往是虛構、架空的,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電影故事自然充滿荒誕的色彩。如電影《武林外傳》虛構了一個叫作“七俠鎮”的地方作為“江湖”的代表,劇中人物說著或古代、或現代的語言,用現代價值觀行事。《武林外傳》的原始背景設置為明代,但這里的“明代江湖”不再拘泥于古代帝制下的“仁義禮智信”價值觀,不再僅僅是“忠”、“孝”、“勇”的展現舞臺。片中的白展堂雖為“盜圣”,卻并沒有被視作綠林英雄般的崇拜,而是作為一個“人”被平等地對待。且他本人也不以做這樣的綠林英雄為榮;呂秀才雖未高中狀元,卻從不以考功名為人生唯一目的,佟湘玉作為江湖兒女,追求的絕不僅僅是浪蕩江湖、除暴安良。這些人物懷著現代的“人道主義”價值觀,生活在這個“明代”的“七俠鎮”,此“俠”已然不是明代的“俠”,而是現代的“俠”。這種非寫實的環境使故事的舞臺具有了極大的擴展性。虛構的故事時空環境更能夠“容納”喜劇電影的“荒誕感”,以利于更加自由地表現故事的主題和人物的鮮明性格特點,從而增強了電影的戲劇性張力,強化了喜劇的效果。

  2.現實化的故事邏輯主線。電影中故事的邏輯主線是電影內容的主干。通常在具有荒誕感的電影故事設定中,荒誕喜劇電影在敘事情節邏輯上卻往往尋求現實性。如在電影《武林外傳》中,全片貫穿了“賺錢”“、買房”、“炒房”等等當今社會的現實問題,掌柜佟湘玉與郭芙蓉、白展堂等其他人物的矛盾都圍繞“買不買房”的問題展開。

  影片的創作者通過對當下社會矛盾的展現和批判,表達了對社會現狀的擔憂,并引起觀眾的深層思考。可以說,荒誕喜劇電影的本質是為了批判現實世界的不合理行為,其中亦包括三個較為明確的特征:1.現實化的時空環境。這類喜劇電影的時空環境設置是以現實世界為基礎,因而顯得更有現實性,由現實性產生電影的真實感。電影《非誠勿擾2》將故事發生的時空環境放在當代的北京和海南兩地,同時把敘事主線設定為當今社會中“大齡青年婚姻”的熱點問題,具有較強的現實性;《瘋狂的賽車》將故事設定在當代我國南方沿海城市廈門市,所以為其故事情節“走私毒品”提供了現實的生活邏輯;《人在囧途》以當代中國特有的現象“春運”為故事背景,以湖南長沙為目的地,極具現實性。現實喜劇電影時空環境選取的現實性,營造了一個真實的空間環境,觀眾接受了現實化的時空環境的“假象”,由此對荒誕化的故事產生了認同感。而電影中,真實的生活邏輯增加了故事的可信度,為故事中具有荒誕感的情節發展打下了“現實化”的基礎。

  2.具有荒誕感的故事邏輯主線。與現實化的時空環境不同,這類喜劇電影的故事邏輯主線通常是荒誕的,具有強烈的“假定性”。《瘋狂的賽車》講述了一個現代版賣身葬父的故事。主人公為了將師父安葬在具有“地下CBD,人生后花園”之稱的豪華墓地以盡孝道,想盡辦法,卻在賺錢過程中不慎將師父的骨灰盒丟失而卷入一起毒品走私交易中。故事的邏輯主線顯然具有強烈的荒誕感,其中“賣身葬父”、“豪華墓地”、“毒品事件”等荒誕不經的離奇事件接踵而來,臺灣毒販、泰國拳師、本地殺手,以及永遠烙印著銀牌(意味著失敗)的主人公。

  故事的時空環境雖然現實化,而情節的荒誕早已突破了現實的束縛。但是,觀眾卻往往津津樂道于如此荒誕的故事邏輯,絲毫不懷疑其荒誕的本質。這是由于電影現實化的時空背景為故事打下了“真實”的基礎所致。而在觀影過程中,荒誕的故事邏輯所造成的喜劇效果反而成為觀眾對現實生活的一種自我宣泄,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魅力。

  3.人物性格發展的不確定性和主題的曖昧性和多義性。這類喜劇電影中的人物性格發展往往具有不確定性。電影中的主人公在經歷電影的故事情節后,往往處于“感懷”和“悟道”的人生情懷中。《非誠勿擾2》中的秦奮,在經歷感情的波折和好友的生離死別后得出“婚姻怎么選都是錯的,長久的婚姻就是將錯就錯”的感懷;又如《瘋狂的賽車》的結尾,主人公如愿將師父安葬在豪華墓地里,但生活還是如此繼續什么都沒有改變;又如電影《人在囧途》的結尾,主人公對人生的感悟造就了“人間自有真情在”的結論,這也不失為一種感懷。

  現實喜劇電影的主題往往因人物性格發展的不確定性而顯得曖昧多義,感懷多于結論、悟道大于說教,從而使電影的體裁又具有一定的正劇的特點。

  由此也可看到,現實喜劇電影和荒誕喜劇電影的三個主要的特征完全相反,似乎其創作思路完全不同。但是,從其作品上看,現實喜劇電影和荒誕喜劇電影卻達到了完全相似的喜劇效果和觀影感受。其作品內涵的精神本質是將現實中具有荒誕特征的事物進行表現,產生了具有強烈戲劇性張力的作品形態。在這種形態中,創作者對人性進行了深入的剖析,對現實世界進行了嘲諷,提升了作品的喜劇藝術效果。與荒誕喜劇電影相同,現實喜劇電影的荒誕化創作同樣源于理想與現實世界的激烈矛盾。電影所表現的往往是憤世的喜劇精神下,對現實的無奈。正如別林斯基所說:“喜劇應該描寫生活與目標之間的懸隔。”(2)三、土壤:當代中國社會價值觀的沖突藝術是對社會生活的反映,電影是社會現實的映射。當代國產喜劇電影中,無論是荒誕喜劇電影還是現實喜劇電影,其創作的土壤都是現實的社會生活。而當代中國社會正在經歷來自傳統文化與現代意識、東方文化與西方思想的激烈碰撞。這些對立的價值體系所產生的沖突,影響到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各個領域,使身處社會的人們產生強烈的焦慮感和矛盾心態。歷來被視作理所當然的價值觀念受到挑戰,人以及與人有關的一切,如人的尊嚴、人的價值、人的理想等都統統受到質疑。

  此時,人與世界處于敵對狀態,人的存在方式是荒誕的,人被一種無可名狀的異己力量所左右,他無力改變自己的處境,人與人、人與世界無法溝通,人在一個毫無意義的世界上存在著。(3)在這種大的時代背景下,電影藝術作品所反映的正是社會價值沖突下所產生的社會意識,而作品中呈現出荒誕與現實的對立與統一的本質,也正是當今社會中價值觀沖突的一種寫照。

  社會價值觀的沖突產生了現實社會中種種真實卻具有荒誕感的事物。社會大眾在現實生活中這些荒誕事物的影響下,產生了對現實的懷疑和對荒誕的認同。同樣,電影創作者們也將對現實生活中真實的感受以現實與荒誕的沖突的形式表達出來。這樣的電影藝術作品呈現出的意識與觀眾的意識相統一,自然得到了社會大眾的認可。喜劇是人們對社會現實中這些荒誕事物的一種態度,是社會意識中矛盾而又無可奈何的心態的集中體現,這其中有自嘲,也有自慰。

  荒誕本身不是目的,藝術創作者通過荒誕這種方式來表達自身的觀點,其背后折射的是創作者本人對當下社會現實的看法,同時也從側面折射出觀眾對社會現實的一種心態。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除帶來經濟的高速發展外,還催生出社會思想的碰撞和轉型。其間,創作者大多呈現出一種焦慮。而這種心態上的焦慮最終轉化為當代人對自身價值和處境有自知意識的自嘲。荒誕喜劇的描寫對象是“不幸而可笑的人”,因此喜劇嘲諷的對象由別人轉為自己。(4)有人認為,幽默的力量有三個層次,能笑別人、能對別人做趣味思想的屬最低或次高層次。而只有能笑自己、能對自己做趣味思想的才能達到最高、最佳的層次。(5)自嘲從而成為電影創作者和電影觀眾對抗社會現實的共同默契,而自嘲的對象因此由自己成為當代社會中所有“人”的縮影。從歷史的角度審視,這種自嘲態度的出現并非獨有。在世界范圍內的各國經濟浪潮中,自嘲式的荒誕喜劇都作為意識形態產物定格在藝術史長河中。學界認為,隨著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社會生產群體化程度的日益提高,以及各種個人主義哲學的相繼破產,人越來越充分地認識自己在自然界和社會生活中的真實位置。

  自我中心已成為神話,個人被外界拋棄的威脅時時存在,出于這種危機感和自知意識,人們才在現實的矛盾面前采取自嘲的辦法來重新調節與自然、與社會、與他人的關系。(6)社會意識發生變革的時代往往催生藝術創作的繁榮。當代中國社會中價值觀的沖突成為喜劇電影創作的土壤,從而誕生了荒誕喜劇電影,原有的現實喜劇電影也朝著荒誕化發展,最終形成了相統一的意識形態。誠然,國產喜劇電影作品不論是荒誕的現實化的創作思路,還是現實的荒誕化的創作思路,其本質都是在當代中國文化的后現代語境下為電影創作尋求全新的價值。無論之于電影創作者還是之于電影觀眾,荒誕的現實與現實的荒誕也成為當代中國社會意識與價值沖突最真實的反映。

  怎樣發表論文投稿須知:《電影文學》創刊于1958年,是長春電影制片廠旗下的刊物之一。創刊近50年來,依托長影的人才資源與品牌優勢,發表了大量的影視文學劇本及影視學術作品,在全國廣有影響。郵發代號:12-8。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hdrzn.shop/biyelunwen/7176.html

上一篇:英語核心論文發表探究班級英語分層教學實效
下一篇:從影視文學的“湊戲”看我國影視業的現狀與前

結業論文相關期刊

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 山东老11选5预测 快乐飞艇开奖号吗 重庆幸运农场奖金金额 天津体彩网泳坛夺金 湖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河南11选5中奖金额表 10元就能提现的开心娱乐棋牌 14场胜负现场直播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导出 如何买新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