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香港六合彩免费资料大全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城市管理
交通運輸
車輛管理
求職就業

淺析漢傳佛教建筑的符號性

發布時間:2013-05-03 11:32所屬分類:城市管理瀏覽:1加入收藏

本文從建筑符號學的角度解讀內地漢傳佛教建筑的特點,以建筑符號學的三大理論—符構學、符義學、符用學—為支撐,分析了禪宗寺院格局符號性、寺院

  摘要:本文從建筑符號學的角度解讀內地漢傳佛教建筑的特點,以建筑符號學的三大理論—符構學、符義學、符用學—為支撐,分析了禪宗寺院格局符號性、寺院單體的符號性。從理論聯系實例的角度,探索如何運用符號學打造精神場所建筑空間的設計,同時發展具有中國地域特色的宗教建筑。

  關鍵詞:建筑符號學;漢傳佛教建筑;禪宗;符構學;符義學;符用學

  Summary:This articl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emiotics architecture,researched the feature of mainland Chinese Buddhism architectural features and analysed the semiotics character of zone temple plan and zone temple buildings,with the theory of semiotic structure,semiotic signification and semiotic application.We are reaching how to design the spirit of place from both theory and actual and developing the Chinese Buddhism architecture which reflect regional character and modern character.

  Key words: semiotics architecture;Buddhism architecture;Zen;semiotic structure,semiotic

  signification ;semiotic application

  中圖分類號:B9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

  符號在通常看來是一個復雜的概念,其實符號離我們的生活很近。在我國古代,符號的存在可以追溯到中國的甲骨文。西方符號學的萌芽是從希臘醫學家波克拉底的《論預后診斷》開始的[1],其后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瑞士語言學家索緒爾在語言學的研究上取得了獨立而較為完整的理論體系,他的作品《a course of general liguistics》[2]提出了關于符號的四個著名的論點,繼其之后皮爾斯和莫里斯相繼發展了符號學,他們的理論貢獻對建筑符號學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建筑符號學的誕生,使建筑師和相關的從業人員從一個新的視野解讀建筑,對建筑的理解有個更系統的認識,從符號這微觀的角度去深入建筑的細節,然后從符號之間的聯系整體宏認識識建筑。符號學的角度解讀我國內地漢傳佛教建筑,可以使我們更清楚的認識佛教建筑的特性,發展歷程和發展趨勢,認清當刊發展的不足和尋找更優化的發展模式。

  1 索緒爾的四個基本觀點

  建筑符號學的理論基礎是索緒爾的四個基本論點,第一點是:符號系統,人和社會這兩個客觀存在的對象有著各自的符號系統,從哲學的角度看,其分別對應著個別和一般這一對矛盾,反應在建筑符號學上,我們可以得出在任意給定的歷史階段,同一類型建筑都存在著一般和個別之分,如無錫靈山梵宮和臺北的中臺禪寺,不同于傳統格局和樣式的寺院,是在中國領土內具有特色的大乘佛教寺院。無錫靈山梵宮總建筑面積約7萬多平方米,建筑面寬150米,進深180米,而非采用的中國傳統大屋頂、梁架和斗拱,而是西方教堂常用的穹頂;中臺禪寺打破了傳統的縱向院落布局的寺院模式,采用現代建筑以垂直的布置展開寺院的各個功能,形成金字塔的形態。第二個論點是從時間和空間兩個切入點研究符號的變化,相同建筑符號在歷史角維度上的演變和同一歷史條件下地地域的差異。如佛教里佛塔的變化,原始佛教的窣堵坡發展到作為佛塔最頂上的塔剎;地域差異表現為內地佛教的閣樓塔和西藏地區的喇嘛塔的差異等。第三個論點是符號與符號之間的關系,可以分為符構關系和聯想關系。在建筑符號中,符構關系和聯想關系尤為明顯,比如典型的北方的佛殿多為抬梁結構,其木結構為柱礎、柱身、斗拱和屋頂這四個主要建筑符號,他們之間的關系稱為建筑符號的符構關系,以垂直于重力方向組織在一起;聯想關系較為常見的例子是彩畫,清式彩畫可以分為三種蘇式、和璽彩畫和旋子彩畫三種,常見于各種等級的寺廟裝飾。第四個論點為符號的能指和所指,建筑符號的能指為符號的外在形式,所指為符號所具有的象征意義。在佛教建筑里,很多建筑符號都有其特殊的宗教意義,比如法輪、萬字符、荷花等等。

  2 莫里斯的符號學

  莫里斯對符號學的劃分為符構學、符義學和符用學,在建筑符號理論中的到了廣泛的應用,可以清晰的剖析各種建筑文化和現象[2]。

  2.1符構學

  如下從符構學的角度解讀禪宗寺院布局的變化。符構學是建筑符號學中的基礎部分,揭示了符號與符號之間的組合結構,及其內部關系,可以分為兩層含義,表層含義和深層含義。禪宗寺院的符構學解讀,可以把各個功能不同的建筑單體作為不同的符號,這樣表層含義是寺院的布局規劃,深層含義為建筑符號所處時代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對建筑符號所造成的影響。禪宗的法脈延續到六祖慧能禪師時,禪宗的修行方式發生了重要的變革,不主張延續菩提達摩的祖師禪那種苦修的方式,而講究頓悟,明心見性,提倡講學。這種變革導致了寺院布局的變化。唐代的百丈懷海禪師為第八代傳人,繼承了六祖的修行方式,創著了《禪門規式》,又名《百丈清規》,在書中寺院的布局及單體的樣式等重要的內容。可以歸納為不立佛殿以法堂為全寺的中心,僧堂并非禪堂,人事結構的安排。在《百丈清規》記載:不立佛殿,唯樹法堂表佛祖親囑受。規定在早晚和重要的佛教紀念日都在法堂中說法。從而突顯了法堂重要性,而降低了佛殿的重要性。從唐宋保留下來的寧波天童禪寺和杭州靈隱寺分析其平面圖可以看出法堂在寺院的中軸線上。至明朝,曾經出家為僧的朱元璋以行政力量的干預,使禪寺的布局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把寺院分為三種,禪、講和教。把坐禪從其他功能里區分出來,形成單獨的禪環境。其布局變化表現在僧堂分解為禪堂和齋堂;藏殿分為經藏與輪藏經藏;佛殿位于寺院的核心位置[3],法堂的位置居于其后。清朝初期生產力較前朝低下,導致禪宗寺院多以經營廟產為目的,佛殿是重要的“集資”建筑符號,其位置更為凸顯,法堂和禪堂成為可有可無的建筑符號。以法堂、佛殿為兩個建筑符號來分析其表層含義和深層含義。

  2.2符義學

  建筑符義學主要從建筑符號的能指和所指來分析符號,能指為建筑符號的外在形式,所指為建筑符號的功能和意義。皮爾斯從能指和所指的關系,把符號分為圖像符號、指示符號和象征符號。圖像符號為建筑的形式與意義的內容具有形象相似的關系,它以自身形式與模仿對象的相似性為特征;指示符號建筑的形式與意義的內容有實質的因果關系,能指和所指是在一起的,這是一種本體形態的符號;象征符號為形式和意義之間具有約定性而又不存在形象相似性。

  柏林禪寺是河北省重要的寺院之一。位于文明天下趙州橋的趙縣,始建于漢獻帝建安年間(196-220)在凈慧方丈的帶領下中興與上世紀八十年代。柏林禪寺以古柏、祖師塔文明于世。柏林禪寺由河北省古代建筑保護所設計,業主方是方丈凈慧法師。整體規劃采用了中軸對稱的布局方式。

  山門,從使用功能的角度分析屬于指示性符號,其能指為門這個交通媒介,從象征意義的角度分析,山門象征了寺院,也可以看做是象征符號。從佛教教義上分析,山門這個建筑符號的所指為:三門,象征登菩提場之必由的三解脫門,即謂空門、無相門、無作門。《禪林氣象箋》記載:山門者,山門者,山對城市之言,城市俗,山林真…當尤此而入[4],故言山門也。柏林禪寺的山門為木門、韋馱殿、屏風、警衛的綜合體。建筑屏風《佛祖流源圖》,屏風后為韋馱殿,內供奉韋陀銅像,左右為四大天王畫像。次山門包含的建筑符號主要有:三座木質大門,形成山門的墻、單檐歇山頂、屏風、韋陀(門神)象。

  祖師塔,從建筑符號學的角度分析定義為象征型符號。建于元朝天歷三年(1330),為紀念禪宗大德趙州從諗禪師(778-897),塔額為“特賜大元趙州古佛真際光祖國師之塔”。塔高七層,26.7米,磚木結構,造型古樸典雅。佛教里塔由窣堵坡變化而來,用來存放高僧的舍利子或者遺物,以表達紀念的意義。在佛教教義里,對塔的禮拜和繞轉是功德極大的。所以塔在寺院建筑中具有重要的意義。趙州塔可大體分為四個部分,作為四種建筑符號,一是塔剎,在塔頂上,實際的形象就是堵坡的縮影。二是塔身,這是塔的主體,可以用它來供設佛像、放置塔額等用途。四是照中國古代陵墓地宮、墓穴的方式創造的[5],用存放陪葬品或者遺骨。趙州禪師塔為密檐塔,塔身用磚材做出檐、梁、柱、斗拱、門窗,塔身上放置塔額。塔的底部有蓮花座和浮雕,內容多為宗教故事、人物。

  萬佛殿從建筑符號學的角度分析定義為圖案型符號和象征符號綜合體,建筑形制為重檐歇山頂,建筑高度為37米,分為上下兩層,總面積5000平方米,號稱亞洲最大佛殿[6]。其符號組成和其他小型佛殿類似,中國傳統抬梁結構的框架、佛像能其他裝飾物件構成。大殿內放置五尊同高4.8米的佛像,象征五方五智,佛像高度相同,表示諸佛法的平等,無有高下之分別。在大殿的墻壁上設置數以千計的小佛像,是建筑符號設計手法中母題的重復,佛像在宗教建筑符號里作為一個常用符號,其意義是對宗教偶像的崇拜,一般形象高大,裝飾富麗堂皇。在萬佛殿里,4.8米的佛像與早晚課的僧眾形成強烈的對比,凸顯了宗教偶像的神圣。

  2.3符用學

  符用學:符用學是研究符號與人的互動關系,它包含了符義學和符構學的內容,建筑符用學是將建筑從各個方面看成一個符號系統,從而進行詮釋,詮釋的層次由非理性到理性可以分為直覺式、實證式和解析式。以柏林禪寺為例,筆者親身體驗過該寺院的建筑,在接近建筑的路上典型的寺院建筑符號在當地天際線上格外突出,一個是祖師塔,另一個是萬佛樓。寺院的第一進空間和高起的入口之間有祖師流源圖這樣的一個屏風隔開,第一進大空間較為狹長開敞,呈南北向走向,西側樹立祖師塔,第二進大空間在普光明殿和觀音殿之間,呈方形的室外空間和前一進空間形成強烈對比,空間內有多棵古柏,以映襯寺院的名字,最后一進空間為東西向布置,在萬佛樓前,此為直覺式詮釋。實證式和解析式詮釋尚待調查。

  3 結語

  綜上所述,從莫里斯的符構學、符義學和符用學三大角度解讀了禪宗寺院法堂的發展變化和柏林禪寺的符號性特點。從中我們可以發現從符號學解讀傳統的寺院,對寺院為來的發展尤其重要的意義,從傳統中提取具有典型意義的符號,加以藝術化處理,可以形成新的建筑形式,如景觀禪中的萬字符的僧舍、六道輪回的景觀小品、心動坐的禪堂等等。豐富了我們的設計素材,有利用發展具有中國本土特色的佛教建筑風格,形成獨特的精神場所。

  參考文獻

  [1] 董黎 論建筑符號學在建筑設計中的意義及運用[D].武漢理工大學,2007

  [2] 戴志忠.建筑創作構思解析-符號象征隱喻[M] .中國計劃出版社,2006

  [3] 戴儉 禪與禪宗寺院建筑布局研究[J] .華中建筑,1996VOL.14 NO.3

  [4] 朱理國 中國禪宗寺院山門形制探微[J].熱帶建筑2008(3)

  [5] 辜璇 塔建筑在中國的演變[D].武漢理工大學 2006

  [6] 袁牧 中國當代漢地佛教建筑研究[D].清華大學 2008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hdrzn.shop/chengshiguanli/4978.html

上一篇:淺談環衛設施的改革與創新
下一篇:市政工程排水管道施工技術探討

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 酱牛肉面条赚钱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技巧之稳赚不赔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怎么玩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计划 棒球比分动画直播 开货车越来越不赚钱 北京pk赛车规律公式 五月天演唱会的票可以赚钱吗 极速时时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