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香港六合彩免费资料大全
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教育學
教育技術
學前教育
高等教育
成人教育
職業教育
藝術教育
體育教育

智能技術引發的職業替代風險與職業教育應對策略

發布時間:2019-04-23 10:51所屬分類:職業教育瀏覽:1加入收藏

【摘 要】隨著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職業替代的類型、程度及時間是其風險的三個主要體現。就具體的職業替代風險而言,職業替代類型在不斷擴展、替

  【摘 要】隨著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職業替代的類型、程度及時間是其風險的三個主要體現。就具體的職業替代風險而言,職業替代類型在不斷擴展、替代程度在不斷加深以及替代時間在不斷縮短。職業替代的類型、程度及時間分別對當前職業教育的專業設置、人才培養模式、職業通用能力培養帶來了巨大的挑戰。為此,應該做好風險管理、建立動態專業設置機制、革新人才培養模式、建構職業通用能力培養體系以及變革職業院校創新創業教育體系,以減少智能技術引發職業替代風險對職業教育的沖擊。

  【關鍵詞】智能技術;職業替代;風險;職業教育;挑戰;策略

職業教育論文

  職業替代的風險是智能化時代機器人換人的基本趨勢,其對人類工作崗位的取代,嚴重波及到社會勞動力的就業問題。2017年,英國牛津大學與美國花旗銀行聯合發布了“科技發展、社會就業與智能化行動”的報告,該報告認為在未來的20年時間內,全球勞動力市場必將受到智能化技術的嚴重威脅,智能化機器人在很多崗位將會取代普通的勞動力。按照這個報告的預測,這一取代趨勢在美國將會達到48%,在英國將會達到36%,而在中國則會達到78%。[1]

  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了“新一代智能技術發展規劃的通知”,該通知認為,人工智能技術是影響全球及全人類的顛覆科技,不僅會對產業結構、人們素質結構產生重要影響,也可能會對社會就業結構帶來革命性變化,需要各級政府、各類學校高度重視,認真做好風險評估,以應對智能技術帶來的就業風險挑戰,盡量降低對人們就業造成的威脅。由此可見,應對智能技術帶來職業替代風險,保持職業教育促進社會就業的基本功能,是職業教育在智能化時代發展中面臨的不可回避的問題。

  一、智能技術引發職業替代風險的理論依據

  智能技術的發展使得智能機器人能夠替代普通勞動者的職業崗位,給勞動力就業帶來了挑戰與沖擊。對于勞動者而言,其需要了解職業替代到何種程度,何種職業最容易被替代。

  1.職業替代的類型:馬克思分工理論

  馬克思曾言,在社會交往及社會關系擴大的情況下,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會加速社會分工的發展,促使社會分工的不斷細化。[2]機器本是社會分工中的一種基本生產工具形態,其對生產力的發展起到了直接的推動作用。在機器的作用下,社會生產力得到了急劇提升,進而又會產生新的勞動工具與新的生產關系。生產工具與生產關系的復雜化,反過來加速了社會分工的進一步細化。智能時代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智能機器人的大量出現,意味著社會生產工具與生產力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一方面,智能機器人的出現使得生產、服務過程中那些處于較低層次的腦力、體力勞動因為其簡單性與重復性的特點,其可以輕易被智能機器人所取代,導致了職業替代的類型在不斷增加。另一方面,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成熟,人們會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力來挖掘新的崗位與勞動需求,進而設計出更高層次的生產與服務過程,拓寬新的職業來源。

  2.職業替代的程度:德雷夫斯的技能獲得理論

  1965年12月,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哲學教授休伯特·德雷夫斯以蘭德公司顧問的身份,發表了編號為P-3244的“人工智能與煉金術”的研究報告。在這個研究報告中,德雷夫斯提出了人類技能發展的七個階段,即初學者、高級初學者、勝任、精通、專家、大師以及實踐智慧階段。[3]按照他的理論,隨著人類技能發展階段的不斷上升,人工智能對勞動力的取代程度相應減少。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智能機器人對技能的掌握程度同樣也在加深,即便是當前人類復雜勞動,智能機器人也能操作。可以預見,智能化技術的發展,智能機器人對人類職業替代的程度是在相應加深的。

  3.職業替代的時間:摩爾定律

  1965年,因特爾公司的創始人戈登·摩爾在當時做出了驚人的預測,他認為,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得單位成本上的集成電路能夠容納的電子元件數量將會每年按照一倍的速度增加。這就是著名的摩爾定律。到1975年,摩爾按照當時電子學及信息技術的發展速度,將這個時間從每年增加一倍修正為每兩年增加一倍。摩爾定律對電子元件數量的判斷,表明了信息技術發展的速度是呈現出指數級的增長,其增長速度之快令人難以判斷。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信息技術在演變中的時間規律。今天,摩爾定律所預測的信息技術變化速度已經完全實現,甚至比他當時預測的時候還要快。[4]從這個意義上看,摩爾定律所揭示的信息技術變化的時間規律,完全可以適用于新一代信息技術快速發展過程,進而使得智能機器人對人類職業替代的時間在不斷縮短。

  二、智能技術引發職業替代風險的具體分析

  1.智能技術導致職業替代類型日漸廣泛

  顯然,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得職業替代的類型在增加,范圍在擴展,人類三次產業的很多崗位均有被智能機器人替代的可能性。在美國,當前智能機器人已經在農業、工業與服務業三個領域得到了廣泛的應用。我國當前正在實施“中國制造2025”戰略,工業機器人在多個領域也得到了廣泛的運用,對工業生產過程中勞動力的替代趨勢呈大規模的上升。在全球范圍,工業機器人生產的數量在不斷增長,說明了其在工業各個領域應用的廣泛性。最近幾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智能機器人增長速度極快,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機器人市場之一。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特別是在一些低端的制造業領域,工業智能機器人的“上崗”呈現井噴式的增長。比如浙江省在“十三五”規劃中,計劃每年改造或升級5 000個智能機器人生產線或生產工藝,五年內的投資總額高達5 000億元,改造或升級完成后可以替代近200多萬個普通勞動者的工作崗位。

  2.智能技術導致職業替代程度在不斷加深

  有學者認為,職業替代程度有層次之分,整體上可以分為三個不同層次:智能技術對勞動力的替代率超過了70%,就屬于是高度替代;在30%—70%之間是屬于中度替代;低于30%屬于低度替代。[5]不同替代層次對職業的影響是不同的,對人們職業危機感的影響也是不同的。具體而言:第一,智能機器人替代程度較低的職業,主要是因為其勞動者具備高度化的專業知識,具備復雜化的操作過程,還具備適應技術變革的創新精神以及能夠充分發揮自身能力意識來解決問題的實踐途徑。

  第二,替代程度居于中度的勞動者一般能夠解決復雜問題,但在技術技能經驗及掌握程度方面還缺乏一定的創新意識與行為。第三,替代程度較高職業的特征也極為明顯的,如該崗位的重復性較強,大部分是重復的單頻作業模式;職業技能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是平穩的,沒有太大的變化;職業危險程度較高,作業的環境較為惡劣。從這個角度看,智能機器人對人類職業的替代程度是從低到高的發展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充分體現了勞動者的工作崗位特征與職業替代之間的關系。

  從智能機器人的發展歷程看,第一代機器人完全實現了按照事先設定程序對人類活動的重復與再現,使其對于那些重復性較強、呈現出靜態穩定性的職業有較高程度的替代。第二代機器人具備人類設計的完整感知能力以及自我按照程序調整的能力,其能夠解決一般的復雜問題,對依賴于人復雜情感的職業同樣會造成替代沖擊。第三代機器人完全實現了智能化,其能夠按照預先設計的指令來自我調整任務模式,具備了完整的自主學習、自我認知、自行決策以及自我修復的能力,其對當下替代程度較低的職業也會造成沖擊。

  推薦閱讀:《廣州城市職業學院學報》(季刊)創刊于2007年,是由廣州城市職業學院主辦的學術刊物。辦刊宗旨是跟蹤社會經濟前沿,刊載教育教學研究成果與科學技術研究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hdrzn.shop/zhiyejiaoyu/47098.html

上一篇:科研院所設備檔案管理及利用的幾點思考
下一篇:沒有了

香港六合彩120期特码